19楼书包网 > 军史小说 > 帝国吃相 > 第1265章 故人相逢

第1265章 故人相逢

推荐阅读: 乱伦小子的房中术与十五个美人性奴公司之淫荡调教【新婚娇妻的地狱沉沦】家庭幻想淫荡集团(我和后妈母女)性奴攻略计划兽交集合强奸幼幼小萝莉人形精壶我的好儿媳(极品好儿媳)

    ……

    离开咸阳第八天,陈旭的探亲队伍到达鲁山,再过两天就能到达南阳城,修整一天之后回清河镇,赶在端午节前回家肯定没有任何问题。

    因为时间还很充足,而近在咫尺的鲁山就是赤松子的道场,陈旭决定第三次上鲁山拜访,看看能不能找到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半仙赤松子,而同时也是想安慰一下水轻柔,至东海一别,水轻柔已经快五年没有见过师尊了,到了此地,水轻柔自然也还是想回师门看看。

    因为眼下正是夏季,山中植被茂盛狼虫虎豹很多,山涧河谷水流湍急行走不便,于是陈旭便吩咐随行的禁军护卫还有鲁阳的官员帮忙看好嬴诗嫚和蒙婉等随行家眷,自己则装备好手枪,带着几个侍卫和陈勇等十多个已经全部更换了最新研制的子弹步枪的少年,陪着水轻柔再上鲁山。

    山高林密人迹罕至的鲁山崎岖难行,但好在有熟悉鲁山的水轻柔带路,再加上以前还来过两次,经过半天的攀爬之后,一群人终于再次爬到了赤松子隐居的山洞附近。

    “吱吱~”

    人还没上去,猴子便早已兴奋的连蹦带跳攀援着垂挂的古藤窜入了云雾缥缈的山顶之上。

    留下一群侍卫和少年在下面,陈旭和水轻柔携手顺着狭窄陡峭的石径登上熟悉的石台。

    古松依旧,石桌依然,陡峭的悬崖峭壁上古藤垂挂,山洞前面落满松针长满青苔,亘古未变的风景,一切都仿佛定格在昨日。

    但是让两人惊讶的是悬崖边上,此时却有一个头戴斗笠身穿布衫腰悬长剑的男子,身形修长背对陈旭二人,负手临风远观苍茫群山和山下旷野。

    陈旭正准备开口,却被水轻柔抢先一步拦在身前,然后呛的一声素手间已经多了一柄漆黑短剑。

    “阁下是何人?非鲁山弟子岂能擅闯我道场!”水轻柔脸色清寒,短剑遥指男子背后。

    我靠,陈旭一惊也伸手摸上了腰间的手枪。

    方才他还以为这个男子是水轻柔的哪位未曾见过面的师兄,没想到竟然不是。

    而且这这家伙装逼的模样,似乎专门就是为了等他。

    男子没有说话,而是慢慢转过身来,然后取下斗笠,当看清这张英俊而熟悉的笑脸,陈旭一颗心瞬间就放到了肚脐眼上,笑着把手枪插回皮套之后按住水轻柔的手笑着说:“轻柔莫紧张,此乃一位相熟的故人!”

    “清河侯,您骗的张良好苦!”男子满脸堆笑却笑容苦涩,丢下斗笠深深一鞠到底。

    “哈哈,张良兄说笑了,本侯何时欺骗过你,当时不过是不便透露身份罢了!”陈旭笑着大步走上去双手扶起张良。

    两人一别五年,此时相见却似乎没有半分隔阂,两人把臂互相上下左右打量了一番之后相视一笑,陈旭转身指着水轻柔说:“与张兄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娘子,列子门徒水轻柔!”

    “张良拜见侯妃!”张良赶紧对着水轻柔再施大礼。

    “水氏见过张郎君!”水轻柔此时也已经收好短剑,上前盈盈福身行礼。

    “一别五载,没想到竟会在鲁山遇到张良兄,此地安静,刚好可以闲坐一叙,请!”陈旭指着古松下的石桌和石凳。

    “侯爷请!”张良也不推脱,两人走到石桌两边的安排石凳上坐下。

    “此处清幽若此,实乃一方洞天福地,久居于此必然忘却人间凡尘俗事,良对赤松子前辈敬仰久矣,可惜前来却不曾得见,实乃遗憾……”张良转头四顾之后幽然叹息。

    “你才来一次就是失望了,本侯已经来三次了,连赤松子前辈的影子都没看到,岂不是更加失望,人生不如意事之八九,张兄何必感叹,看样子你今日是特地在此等我,你如何知晓我会来此处?”陈旭用袖子拂开石桌上的松针笑着说。

    “良这点儿小心思看来瞒不过侯爷!”张良收回眼神恭恭敬敬的行礼,“当初侯爷第二次去下邳,良就揣摩到了侯爷的身份,但也不敢贸然追寻相问,只能看侯爷离去,如今转眼又是五年过去,良每日辗转反侧无法入眠,终究是按捺不住前去咸阳一探,但在咸阳呆了月余却也不敢去侯府拜访,生怕被人认出给侯爷带来麻烦,因此在打听到侯爷回乡省亲,于是提前在鲁阳等候,侯爷与侯妃恩爱天下皆知,路过鲁山必然要来赤松子前辈洞府拜访……”

    “咦,你这守株待兔的能力不错啊,当初你也是这般等在博浪沙差点儿锥杀了始皇帝!”陈旭惊奇的点头。

    张良:……

    看着张良扭曲惊恐的脸色,陈旭忍不住哈哈大笑之后摆手说:“勿要紧张,看把你吓的,本侯不过说笑而已,距离你伏击始皇帝已经过去快八年,时移世易,你这这满脸胡子的英俊模样早已没有人再认得出来,不然你还能任你在咸阳自由来去,说吧,等我何事?”

    “其实也并非有事,只是良心中有诸多疑惑还未解开,因此希望能够见侯爷一面得一些解释,不然良此生都寝睡难安!”张良心情平复下来之后拱手说。

    “你是说在博浪沙伏击始皇帝之事?”

    “并非是这件事,而是侯爷当初明明知道是良伏击始皇帝车驾,您为何没有告发我,也没有将我抓去见官,还有当初您和那黄石公同去下邳,言说都是为我而去,良不过一灭国落拓之辈,虽有乱世复国之心,但自忖并无其他过人之处,就算是伏击始皇帝也只不过得高人指点而已,何故侯爷会如此做?”

    张良把这个隐藏在他心中七八年的疑问问出来之后,此时竟然感觉轻松了一大截,同时又满脸期待的看着陈旭,希望陈旭能够给他一个完美的答案。

    “你身上命缠天机,有些事我不能透露,所以你问了我也不会讲,而黄石公乃是世外高人,精通易理寻定之法,推算出你的身份也并不困难,天下万事并非非黑即白,你之所为,不过是六国王孙贵族之缩影,天下同此心者多矣,因此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无论本侯告不告官,这种情形依旧不可避免,本侯所谋,乃是大秦天下之强盛,万千百姓之富足,与你何干,当初我离开下邳之时说过一句话,不知张兄还记得否?”陈旭手里盘玩着两颗松果淡然相问。

    张良点头,“自然记得,当初侯爷临去之时说:天地如棋,你我皆是棋子,是是非非恩恩怨怨,皆如流水落花,是非成败转头空,不废江河万古流,何必被往日的仇恨蒙蔽了自己的双眼!”

    “记得就好,但不知这些年过去,张兄有何感悟,可曾还有复韩之心,可否还有刺杀始皇帝之意?”陈旭再问。

    张良幽然叹息摇头:“良早已无此心意……”

    “那便是了,天下大势若百川归海,浩浩荡荡无可阻挡,华夏诸侯同根同源却彼此争斗,兄弟阋墙自相残杀,此乃华夏之殇也,始皇帝雄才大略胸怀天下,扫六国而归一统,此乃天意,凡人岂能抗衡,齐楚燕韩赵魏诸多君王皆都不知天时,试图螳臂当车以抗天威,自然只能土崩瓦解,而六国王孙贵族试图复国之举,比之六国之君王当初更加可笑可叹,请问张兄这些年过的是否还安稳,生活是否还富足,所见所闻是否让你有些许感慨!”

    张良揪着胡须久久不曾言语。

    陈旭说的每一句话对他来说都早已通透明了,这些年他待在下邳,娶妻生子结交了诸多当地名士,甚至他自己在当地也名声鹊起得许多人的追捧。

    有妻儿相伴生活平安富足,往来皆都是名士高人,饮酒高坐赏诗词歌赋,说的是古今往来,谈的是天下大事,讲的是朝廷动向,观的是人间百态。

    如若说这般生活还不满意,这般安稳还无感慨,张良绝对连自己都不相信。

    “天下民众,向往的是和平安宁和安康富足,而不是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苦难日子,你等六国王孙贵族可曾关注过那些供养你们的劳苦大众,本侯不告发你,也没抓你去见官的原因并非本侯不能做,而是我想让你们这些试图复国者亲眼看到势若奔雷的天下大势已经无可更改,即便是你当初真的刺杀始皇帝成功,六国尽皆复国,但见识了始皇帝一统华夏的功勋威仪之后,又有哪位君王愿意继续屈居旧地当一个诸侯,何况六国王孙又有哪位担得起皇帝之称呼,是魏公子咎,还是韩公子成,亦或是赵公子歇,更或者是当初起兵造反的项氏,又或者是不堪欺凌的赵地李氏,还有你三代相韩的张氏……”

    “六国复国,不过是一场鲜血盛宴罢了,七国再次混战不休,民生涂炭尸骨盈野,除开你等王孙贵族依旧夜宴笙歌之外,复国对各国百姓可有丝毫好处?”

    “如今之大秦国泰民安正是一片繁华盛世之态,你六国王孙贵族根基已断,即便是你等振臂高呼,却不知又有几人愿意跟着你们去造反?”

    “所以,本侯劝你还是回下邳继续隐姓埋名做一个享受安宁富足之贤达,勿要再有任何复国之念……”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