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7

推荐阅读: 乱伦小子的房中术与十五个美人性奴公司之淫荡调教【新婚娇妻的地狱沉沦】家庭幻想淫荡集团(我和后妈母女)淫肉医院强奸幼幼小萝莉我的好儿媳(极品好儿媳)公公奸淫儿媳后强奸了五个绝色美人

    一个也对天机之变推演之术不陌生,还是超智脑。这两人都和他不对付,都想在他做王上时争他的权,掣他的肘,结过梁子。要是她们在自儿子面前能说他一句好话才真是见了鬼了。任何时候,得罪谁,也莫要得罪女人。不过,策神不后悔,在其位谋其政,守其权。当别人过线,他不打回去,表明态度,那就是他的失职,是他的罪过。王权就是王权,独一无二,乾纲独断,若是有人能指指点点,王权就成了摆设,有资格的人都会插上一脚。

    策神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他倒不是惜权,而是他不想做一个不良的示范,不管他是被动的还是主动的去做这个王上,但他以后的王上肯定都是他的血脉延续,他要给以后每一位王上立下规矩,该是自己的权力,一丝也不能让,更不容别人染指。

    策神知道大家都是聪明人,话不用说得直白也能理解其中深意,不管事情有没有发生,会不会发生,这些人会想出办法来尽量的规避。其实他们现在有一个最好的去处,就是去地球宇宙,在那里也许不再被当成牺牲品。但是,路该怎么走那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本来他们就视策神为对手,策神好心提醒已经够了,出主意反而会被认为是包藏祸心,好人做不得。

    大神想透了,强打起精神,召来几个人,坐在他的坐船里,一进去就是一天时间,再出来,每个人脸色都不怎么好。事情还没有结束,更坏的结果有可能就会出现了。

    他们不是没有人质疑大神的猜测是不是正确,可是大神告诉他们,正不正确他不知道,只是提醒大家,真的到了那个时候,他连半个字都不会再说。他不会有事,硕果仅存的一个,不管是新王上还是父王雷森都会让他活着,他活着是一个标志。但是王权向来都不是温情的,一代代君王上位,伴随着的是整治,杀头,用血色铸就新王上的王威,让人不敢侧目。他们可能是铸就王威的最好的材料,也许当初他们被放出来,就是要成为这样的材料的。

    大神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们,他能帮他们的只能帮到这了,朝下关于他们,要是新王上拿他们中任何一个人开刀,他都不会再吐半个字。到时候,莫要再提什么大神是兄长,要多帮他们。情份用尽,力量也用尽,再用,大神自己会折进去。大神不会那么做。

    大神不能帮,但大神没有说别人不能帮,能帮他们的人有,那就是当今王上策神,要是策神开口,在新王继位之前,或许能帮他们谋一线生机,最起码会有一些人有机会。只是,大神也不说透,也不提醒,什么事要靠他们自己了。他是大哥,不是当爹当妈,能管的他已经管了,尽心了。有没有悟性还要看个人。策神再强,估计也难保下所有人,大神不想给策神添麻烦,以前,他给策神添的麻烦已经够多了的,再多他和策神之间的情份可能先尽。

    策神打发回他来时乘坐的那艘王上专用船只,转而进了自己最心仪的改造船。大神一番话提醒了他,可能弄一个养殖舱,鲜肉随杀随取,总比大量采购,保存在冷库里的肉适口。

    他在船里面,埋头三天,重新设计飞船外形,添加了养殖舱。图纸出来,他就驾着飞船飞到附近的荒星上,拆解飞船,重新打造。打造需要时间,随护的三军把荒星团团包围,没有手令,任何人,任何船舰不得靠近荒星,否则,杀!

    策神不管这些,很专注的折腾他的新船,看着新融出的龙骨一根根的在荒星上搭建起来,紧接着就是各种舱室了建造,成型,有一种叫幸福的东西淡淡而生。

    事大他管不了,上面有位尊上,整个宇宙都是人家的,人家想干什么干什么,他只是名义上的王上,无法制约尊上。他想管管不了,索性完全放开,只关心自己身边的事表,寻找到小小成功中的快乐和幸福。他的三位老婆和他联系上,告诉他已经到了茶业公司,现在正在集体接见公司的管理层,按照他的要求正式接管公司。一天后,公司将正式了由三位老婆共同管理,没有他的同意,不会再返回升龙星,也就是天机星。

    策神要放弃自己的封地,就是不为了表决心,封地的事情是一道枷锁,他接受封地,就如同接受报酬,标明了他和尊上之间是上下关系,有酬有劳。他打算王位交出去之后,要完全放飞自我,完全的自由,父王不同意,他就不配合交接王位,他一日在王位上,父王拿他没有办法,他没有死,新王的储君之位还需要他亲自亲口册封,证明储君的合法情,这件事情上只能是王上去做,其他人没有机会,就是做也不合法,不会为人们所承认。这件事就是尊上雷森都没有办法,他没有办未能代替策神来宣布,在他没有同意,不在场的时候替他反一切的事情做好,是不被法律承认为。一个王上,要是没有法律上的认可,他就不是合法的,不管是谁都不行。这件事是王上的专属权力,别人没有办法代替。策神有的时间慢是的做自己的事情,按照计划一步一步的来。

    雷森在天机星,有些无奈,王朝王相找到他,替策神表明,策神王上自我流放,前去寻死了,不再处理任何政务,即时起,王朝事务和策神无干。而且,会发表声明,因为被迫害,本王上对不起王朝上下,有愧于天下,本王一系,非王室正统,任何人承接大宝都是非法。

    非暴力不合作,这是雷森听到这些话后冒出来的念头。没错,这是策神的反击,别以为你是尊上你很厉害,本王不大不上也是个王,是王都不能小看了,小看王上王上会发脾气,一旦发了,再厉害的人,也要忙个焦头烂额。

    雷森召见了两位王相,审视一番后,让他们向策神请命,在得到策神许可后,可以接手王朝政务。但雷森没有多大把握,要是策神不借机会为难他,就不是策神了。果然,只过了一会,两名王相回命,策神不同意他们处理他们权力外的事情。最高审察权在王上那里,两名王相只能负责他产原来该负责的工作,所有需要王上处理的全部压下,没有策神的审批,在王上权力之内的政令一切都是违法的。至于策神什么时候能恢复审批政务,那就不知道了。自此起,最高人事,政事全部停摆,因为有两位王相的关系,王朝基本系统还能运转,不用担心彻底的停摆。只是,冻结人事任命不可过长,否则会上下不满,人心浮动。

    雷森觉得策神确实是很讨厌,一点也不配合。就是不想去地球宇宙,也和他谈谈,谈好了不一定就去了,一点也不可人,很让人讨厌。

    他回了一趟空间,见到两位王后,同时,即将接替策神王位的小子也在。雷森也不避他,直接说道:“策神那小子不配合,直接掀摊子不干了。现在跑到乱石带去了,和大神他们混在一起,他还要去武弃星,我看到拦不住他了。这主意是你们出的,把他给惹毛了,顶层政务完全停摆,你们出的主意,捅出来的烂摊子,你们来收拾,要不然,我告诉他,是你们俩个出的主意,你们在算计他。反正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们想算计他不容易,就是有天机术,也难,那小子,现在已经半个身子在天道之外了,将来他腾出手来,报复你们,到时候,你们可别跑到我跟前瞎骂,我不会帮你们。再有下次,你们直接出手,别假借我手,生生死死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他死了,是你们胜利,你们要是死了,我也不管。”

    天机仙音脸色变了,很难看。雷森这话里话外说的没有多少情份在里面。她下意识的去看雷蓝依儿,发现雷蓝依儿的眼角抽了一下,显然,雷蓝依儿也被雷森给吓住了。她们只是两个女人,托护于雷森翅膀之下,要是雷森不管她们,出了空间,碰上策神他们,落败的可能性很大。不过,见雷蓝依儿变色,她就开心了,雷蓝依儿还有怕的时候,真是稀奇。

    雷蓝依儿没有顾得上天机仙音,直接问道:“你说他半个身子在天道之外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听不懂吗?那我给你好好的说一说半个身子在天道之外的意思是什么?”

    “半个身子在天道之外,就是说他有脱离天道之下的意思。如果你们还不明白,我就把话说明白了,再过一段时间,我不能再一言镇压他,也就是说,在所有的宇宙里,我都得和他平等说话,除非我的武力能一直镇压他,让他不得说话,否则,以他的学习能力,修炼速度和与生俱来的修炼天赋,我是全属性,他未必不是,只是他从来不显示在人前罢了。抛开我拥有的空间,拥有的应出之人的身份,再给他几年,他在修为上妥妥的能追上我。到时候我们俩个可真就要平起平坐了。我奈何不了他,他也奈何不了我。你们啊,别让他视我为仇人。我也送你们们一句话,是女人就做女人该做的事,真要是我和他们结仇,他是明白人,肯定把帐一大半都记在你们身上,早晚都会和你们算个清清楚楚。”

    这绝对是一个出人意料的消息,雷蓝依儿半晌才反应过来,自语道:“为什么他会是这样?为什么他能够半个身子出离天道掌控,这不合理。天道是先宇宙而生而在,雷森掌控天道本身也是天道的人间行走,人间人身。若要是有人有机会出离天道,那也应该是她们这些和雷森最亲近的人。怎么能是策神呢,这里面有什么不同。

    雷森见她们震住,同时策神所生的儿子平静不惊的脸上也起了波澜,他又得意起来,“怎么样,这是我选中的人,说明我的眼光一直不错。选他做王上选对了,将来,他就是没有机缘傍身,能在这里出离天道,在其他宇宙也能,恒存恒在,绝对是能和我对话的人物。他是我的血脉,最纯厚,最精粹的血脉所化,我不可能是最高,那样很不有意思,总要有人站在我的肩膀上超脱而过,那样才精彩。如果是别人,敌友皆有可能,要是我的血脉,绝对不会与我为敌,顶多顶多是不理我,这点我有信心。有信心他不会反我,最多是生气。”

    雷蓝依儿笑道:“这是好事啊,越是有能信任的人帮助夫君,夫君岂不是更轻松了。至于他以后能超脱天道掌控,游走于天道之外,不老不亡,那更是了不得,替夫君高光。天机仙音,你说是不是?要不,咱们劝劝夫君,再舍点血脉,多弄出一些人来,要是因为血脉精粹的原因,后来的岂不是更厉害,更有机会超脱天道,我们的实力岂不是进一步增强了?”

    “没有那等好事。”雷森摇头,“策神上面也有接近他血脉纯粹度的人,最近的几乎无差,而且到现在还在武弃星上活着,半点也没有超脱天道的迹像。从一开始我就感到他与他们的不同,只是一直没有办法知道是哪方面不同,现在不过是确认一下。我有一种感觉,不管再有多少个,不会再出现策神这样的人了。也许他和我一样,都是唯一。不同的是,我从过去,别处而来,他因我而出。我为父,他为子,他不是敌人。”

    雷森看着即将被推出来做王上的小小少年,少年的眉眼中有些策神,像他。其他的更多的是像他的母亲。只是少年教育一项紧挨着一项,没得空闲,整个人有些古板。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