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王之复苏

推荐阅读: 乱伦小子的房中术与十五个美人性奴公司之淫荡调教《大肉棒健身房》超长篇经典乱伦【新婚娇妻的地狱沉沦】家庭幻想淫荡集团(我和后妈母女)性奴攻略计划极限淫生强奸幼幼小萝莉

    三年前。

    埃里奥斯法权国,纯白之城泰勒斯地下秘所最深处。

    “帕拉梅德斯……”冕之主柯布里安犹豫的说,“……我们真的要这么做?”

    他原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准备,结果事到临头,还是有些踌躇。

    “这个宇宙行将就木,整个星界的时间都有会终止,”帕拉梅德斯先生说,“我们需要云上时代有史以来最强大的法师成为我们的助力。有他的时间魔法和穿梭魔法……也许有一丝死中求生的机会。”

    “真想知道范恩与弗朗索瓦会是什么表情。”冕之主柯布里安说道。

    “把对云海的研究深入到这一步‘复现真实’,现在的传奇法师里也除了我,也就尼古拉斯未来还有一线希望,”黑之主帕拉梅德斯大笑,瞧着他的好朋友,“柯布里安,除非活生生的那一位出现在他们面前……你觉得他们会相信我讲的故事吗?”

    “其实你也可以选择公开你的研究成果。”

    和他们的关系搞到这么僵,还不是你这些年太过特立独行的缘故?柯布里安心道。你的妻子过世我们都很悲伤,但是也用不着把黑色浮空城搞成独立城邦,让我们这些法师议会成员都下不来台吧?

    “等他们解读完毕,又不知道要浪费多少时间,”帕拉梅德斯先生摇头,“此事有你我就够了。释放出那位传说中的先生……他的头脑一人就超过其他人全部。”

    听起来我也被鄙视了,冕之主心道。

    不过……冕之主也承认,帕拉梅德斯说的是实情。

    在“时间终末”的大灾中,拯救埃里奥斯,拯救瑟厄兰世界,那位创建了埃里奥斯的伟师是不二人选。

    ……

    每一位属于埃里奥斯的传奇法师都知晓。埃里奥斯王国创立,初代国王,伟大的埃里奥斯“驾崩”之际,为他的国家留下了三大底牌。

    其一,贯串国土的守护法阵。

    第二,位于“时间禁锢”之中,有朝一日定当被奴役的五大龙王。

    以及,最后,也是最隐秘的底牌。

    封印冻结了自己的时间,在纯白之城最深处沉眠的……埃里奥斯王,其本人。

    铭刻于灵魂之中的衰老诅咒随着时间深化,而凭云海又轻易施展不了时间魔法。两千年来,思考“时间封禁”的传奇法师不知凡几,但除了埃里奥斯本人,没有谁能把停滞自身时间的传奇魔法运用至完美。

    埃里奥斯王国崩塌之时,埃里奥斯已知的后代几乎全灭,甚至连一位有能力唤醒老祖宗的法师都找不出来。法权国成立,也不会有哪个传奇法师闲得去唤醒地底处于“时间封印”中的老家伙。

    埃里奥斯本人的存在,是只有埃里奥斯传奇法师才知道的秘密。甚至历代埃里奥斯法师议会首席有权根据自己的判断,对那些判定为“野心太大”“性格不稳定”的同僚隐瞒埃里奥斯本人的存在。

    白玉的王座上,埃里奥斯的始祖,皮埃尔埃里奥斯静静的坐着。

    他不是柯布里安想象中的白胡子老法师,而是黑发少年的模样。外表只有十四五岁的他穿着一尘不染的白袍,仿佛塑像一般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感受不到任何气息。

    “让我们开始吧。”帕拉梅德斯深吸一口气。

    两人已经在玉座周遭布下封锁。

    虽是一室之内,两位传奇法师联手之下,就犹如天罗地网。

    ……

    埃里奥斯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

    尔后,他缓缓睁开眼睛。

    “埃里奥斯大人!”帕拉梅德斯和柯布里安同时鞠躬,表达对这位先驱者的尊敬。

    而埃里奥斯端坐于玉座之上,根本没有理会面前的两人。

    “灵魂的衰老……又多了一分。”他轻声道。

    ……

    遥远的地方。

    “云海之手”的首领伊奥尼亚正在训诫“云海之手”的新成员。

    突然——

    他露出惊恐之色,然后直接消失,留下一群大惑不解的“云海之手”新人。

    ……

    “怎么了,天仪?”迪特弗德三世皇帝打量着自己的手中的秘仪长枪。

    “天仪”发出奇异的轰鸣声。

    他不知道,此时妻子丽琴妲和友人海威尔手中的秘仪兵器也是一样。

    秘仪战士越强,秘仪兵器的力量也越强。三位传奇秘仪战士手中的神兵已经足够强大,足以产生感应……

    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但并没有真实智能的秘仪兵器,并不能告诉主人发生了什么事。

    ……

    即使外表年轻,埃里奥斯的灵魂仍是不折不扣的老者。

    “一千……九百多年吗。真是漫长的岁月呢。”

    千年的时光对自我封印中的埃里奥斯的影响,其灵魂衰老程度不过一年左右。

    无需感知外界,仅仅查看自己灵魂的状态……埃里奥斯就能知晓外在过去了多少时间。

    距离大限还有十到二十年。

    足够了。

    只是……叫醒自己的人,并不是自己期望的人选……

    ……

    “埃里奥斯大人……”见埃里奥斯完全不理会自己,柯布里安有些着急。

    “跪下。”埃里奥斯忽道。

    帕拉梅德斯和柯布里安表情一僵。

    “余赦免汝等称呼余为‘大人’之罪,”埃里奥斯随意的说,“现在,在你们的国王陛下面前,跪下。”

    柯布里安皱了皱眉。历史记载中的埃里奥斯温和正直,体恤臣民,难道他睡得太久了,在发千年的起床气?

    “陛下,”柯布里安说道,这种可能……也在他和帕拉梅德斯的种种预案之中,“您曾经说过‘血统中的荣耀终将灰飞烟灭,唯有智慧的力量永世长存’。”

    这句话,是埃里奥斯亲自题写在纯白之城城门上的格言。

    帕拉梅德斯和柯布里安商量过,智慧的埃里奥斯早就理解王朝的血脉不可能永远延续,即使对王国的倾覆有所不满……大难当前,他也不至于和现在的埃里奥斯为敌。

    也许他选择沉睡,就是为了等待一个和自己相当的天才出世,好一起破解时间尽头的桎梏。

    出于帕拉梅德斯和柯布里安的预料……埃里奥斯露出惊愕的表情。

    然后……他就这样笑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