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楼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四十一章 暗室亏心

第四十一章 暗室亏心

推荐阅读: 乱伦小子的房中术与十五个美人性奴公司之淫荡调教【新婚娇妻的地狱沉沦】家庭幻想淫荡集团(我和后妈母女)性奴攻略计划兽交集合强奸幼幼小萝莉人形精壶我的好儿媳(极品好儿媳)

    摄政王府的人原本是想等着看阮伽南跌个大跟头,看她倒霉,可是谁都不曾想到事情来了个大反转。阮伽南没事,什么事都没有,她还一跃成了王爷的亲女儿,是王妃多年前就给王爷生了的,只是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和王爷和王妃失散了,王爷多年以来一直派人寻找。后来才查到了凤歧国,然后王爷又趁机用神医将她引诱来了西唐……

    也就是说阮伽南之所以会来西唐,其实是王爷搞的鬼,他是想认回自己的女儿,可是在燕京肯定是不行的,只能想办法将人引来西唐了。宇文彧谦也说了,当初他会将阮伽南趁乱带来就是义父跟他说,要他无论如何都要将阮伽南带回京都,这才有了后来的事。

    不说别人了,就是阮伽南自己都是有些惊讶意外的,怀疑的瞧着宇文彧谦,但是却得到了他一记肯定的眼神。

    她嘴角抽搐了一下,这个她这个爹心思真的很深啊。她严重怀疑白龙寺的事他到底知道多少,是不是早就知道了,然后故意想要趁此机会将她的身份公开,好名正言顺的认她,让她从义女变成亲生女?

    摄政王里的局势一下子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摄政王统共只有三个儿子,眼下二子死了,却是被长子杀的,而三子又是个低调不出声,总让人下意识就能忘记的人,算下来,风头最盛的竟然就是王爷的义女,现在据说是亲生女儿的阮伽南了。

    如此一来,在王府里地位本来就特殊的宇文彧谦,因为和阮伽南关系要好,也更上了一层楼。最后大家才恍然明白,这一场变故,对阮伽南来说毫无无损,别人却是伤筋动骨,一落千丈。

    赵侍妾和杨侧妃两人都损失惨重,唯独一向低调安静的冯侧妃没有受到任何牵连,一双子女皆是好好的,并没有任何的损失。府里的众人见状不由得纷纷猜测了起来,说这冯侧妃一房低调了这么多年,莫非就要起来了,取代后院之前气势嚣张的杨侧妃和赵侧妃,成为后院的第一人?当然了,王妃自然是不算在内的,王妃那是正妻,哪能和妾室相比?

    摄政王府的风向一下子就变了。

    摄政王府因为这一连串的事而气氛有些低迷压抑,阮伽南的身份被爆了出来,可是府上的二公子死了,就算是为了堵住别人的嘴巴在这个时候也是不可能闹出什么大动静来的,她自己也没有那个意思。

    以此同时,赵府也是愁云惨雾,哀声一片。

    赵友新并没有死。

    他被阮伽南推下了山坡,赵家的暗卫立刻就下了山坡去救。赵友新脖子上的伤并没有什么大碍,可是在跌落山坡的时候却撞上了山坡凸出来的石头,肿起了一个大包,另外山坡环境凌乱复杂,凹凸不平,到处是小石头还有树枝之类的东西,还长满了有刺儿的灌木,野草,他从山坡上滚下来,自然是落得满身伤。赵府的暗卫找到人的时候他是浑身外伤,已经晕了过去。

    赵府的暗卫见状顿时就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也没有惊动白龙寺赵府的女眷就让两个带着人匆匆连夜赶回城了,剩下的两人则是去找赵富春。他们是知道赵家的两位公子今晚的计划的,现在一个已经出了问题,就希望另外一个好好的,不然的话他们估计也没有好果子吃。

    赵府从昨夜开始就是一阵兵荒马乱了,赵友新被带了回城,费了一番功夫才进的城,回到赵府,二房的老爷不在了,夫人又去了白龙寺,只得是作为伯父和叔父的赵大老爷和三老爷出面了。两人看到赵友新这样子便知道他们的计划是失败了。

    两人连忙叫人请来了大夫,但是赵友新的情况却不太好。赵友新身上的那些伤,就连脖子上的伤都是没有大碍的,可是他头上撞的伤却是很严重,让他陷入了昏迷。大夫也只是寻常的大夫,只说他撞了头,一时半会的怕是醒不过来,让赵家的两个老爷一听面色就一变。

    两人瞒着赵老爷子,不敢让他知道,直到第二天赵府的人从白龙寺回来,二夫人听闻自己的儿子出了事,撞到了头很有可能醒过不来,当场就晕了过去。这下赵老爷子也瞒不住了,赵老爷子看到自己的孙子浑身是伤,昏迷不醒,气得面色直变。

    还没有缓过来呢,又有人来说摄政王的二公子昨晚在白龙寺被杀了。大家还没有缓过神来,府里的下人又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禀报说二公子不见了!

    大老爷和三老爷想起了白龙寺的事,忙叫来了已经回来了的暗卫,暗卫一一如实回答了。

    赵老爷子一听顿时一口气没喘上来,眼前一黑,直直的往后跌了下去。

    这下子赵家更乱了。

    宇文龙启在自己的王府里听到这些消息正写着字的手一顿,一大滴墨汁就滴落在了宣纸上,破坏了原本写得好好的一篇字。

    看着那滴墨汁,他叹了一口气放下笔,随后将那废了的纸随意的揉捏成一团扔到了一旁的纸篓里。

    “没想到这样还是失败了,真是可惜了。”

    “王爷,接下来要怎么办?摄政王府死了一个公子,赵家就更加不用说了,赵友新是二房的嫡长子,现在却昏迷不醒,还有大房的赵富春,听说现在都还没有找到人,估计也是凶多吉少了。这个阮伽南手段可真不小,一下子就把摄政王府和赵府搞得天翻地覆。”和宇文龙启说话的是京都冯家的后辈。

    这个冯家其实就是冯侧妃的娘家,冯家在京都也身处一流世家行列,只是排名比较靠前,而且这些年也渐渐的有被挤下来的趋势,所以冯家是绞尽脑汁的想要保住冯家在京都的地位,甚至是想要更上一层楼。为了能让冯家更上一层楼,冯家是早早就选择了站在了宇文龙启的阵营里,是宇文龙启的人。

    冯家子嗣也不少,但是却是女儿居多,儿子少了些,对大家族来说自然是儿子越多越好,像是赵家,女儿少,可是儿子多啊。冯家的女儿多数是嫁入了京都的世家当中,姻亲关系复杂盘根交错。其中嫁得最好的就是冯侧妃了,或者不能说是嫁,冯侧妃只是侧妃而已,但到底是入了摄政王府的。

    只可惜……

    宇文龙启听到他的话笑了笑,“是啊,这个阮伽南,在燕京的时候我就知道她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还有凤明阳也是,看着虚弱不堪一击,可是实际上却是心思深沉,惯会装无辜,喜欢伺机而动。白龙寺的事他们两夫妻怕是早有意料到,做好准备,就等着别人送上门了。”

    不然哪能是一出手就折损了这么多人,顿时这么大,不管是摄政王府还是赵府都是损失巨大,白白便宜了阮伽南和凤明阳。

    冯智绅蹙着眉头,对阮伽南这个庄亲王口中颇为忌惮的女人很是好奇。她真的有王爷说得那么厉害?一个女人真能翻出什么风浪来?

    “不过这件事对我们来说倒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宇文龙启说道。

    冯智绅抬起了头,有些疑惑,“这话何解?”

    宇文龙启笑了笑,“摄政王府原本只有三个侧妃,现在一个被降为了侍妾不说,唯一的儿子还死了,大公子以后估计也是翻身无望。这不就剩下冯侧妃和她生的儿子了吗?冯侧妃可是你们冯家的人,虽然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可到底是冯家的骨肉血脉。你们冯家也应该好好琢磨琢磨怎么利用这层关系了,有什么恩怨不能好好说清楚的,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适当的时候低个头也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提到冯侧妃,冯智绅面色顿时就变了变,表情有些尴尬,有些无奈。

    “王爷,冯侧妃和冯家的关系如何王爷你又不是不清楚。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虽然不清楚,可是我记得小时候祖父祖母也是曾经试图挽回修补和冯侧妃的关系,但是她并不领情。这么多年了,同住在京都,可是却连一句话都没有送回冯家过,甚至连当年祖母死了,她都没有回来,只是让人递了话……”

    这样冷淡的关系还能怎么利用?不是他们不想和冯侧妃搞好关系,是冯侧妃不领他们的情!小时候他不懂,长大后听了爹娘说才知道一些当年的事。不外乎就是祖父祖母强迫冯侧妃进了摄政王府当侧妃,可这明明已经是最好的出路了不是吗?以当年的情况来看,她能进摄政王府当侧妃难道不比外嫁低嫁更好?

    可是她却因此恨上了祖父祖母,甚至是恨上了冯家,这么多年从来不和冯家来往,几乎是断绝了关系。这是个狠心绝情的人,这样的人就算现在冯家继续舔着脸上去讨好,她也不见得会接受!

    冯智绅对冯侧妃这个姑姑是颇多怨言,甚至是不喜的。

    身为冯家人,却没有丝毫为冯家牺牲的意识,冯家养了她,她回报一二难道不是应该的吗?况且她根本就还没有为冯家做过任何事,进了摄政王府也从没拉扯过冯家,要不然冯家的地位能渐渐下滑,以至于早早就站队了?

    宇文龙启对他的话有些不以为然,“没有解释不清楚的误会,若是有,那也肯定是你们做得不够。就好比如我瞧上了别人的一件宝贝,一开始我打算出一百金买下,主人家不愿意,我又出到了五百金,主人家还是不愿意。可如果我出到了一千金,五千金,甚至是一万金,你说主人家会不会愿意卖给我呢?”

    所谓的冷漠,不原谅,不过是因为冯家摆出的姿势,能带来的利益不能打动她罢了。

    以前摄政王府后院三足鼎立,又没有正妃,可是现在,有了正妃,三足鼎立的局面又被打破了,皇叔就只剩下一个可用的亲儿子,冯侧妃难道就真的没有一点心思?呵呵,不可能的,以前或许没有,可是现在,唯有脑子有病的人才没有。

    可是那冯侧妃脑子有病吗?没有,依他看,那冯侧妃不是愚钝,相反,她聪明得很!不然也不会顺利生下一子一女,还把儿子养大了,无病无痛,虽然是低调过头了。可是有时候低调才是明哲保身的最佳办法,不然她和娘家闹翻了,没有可依靠的势力,在后院是极容易就被人除掉的。

    现在摄政王府后院就只有王妃一个威胁,可是王妃没有儿子傍身啊!这是冯侧妃的优势,是王妃的劣势,不管如何,皇叔只剩下她生的一个儿子可用了,她还能不母凭子贵,翻身上位?

    这个时候冯家再出面拉拢,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再不行,就稍加威胁,冯侧妃不会不妥协的。

    宇文龙启并没有说得太详细明白,但是他知道,冯智绅听了他刚才的话会明白的。

    冯智绅果然是困惑的皱起了眉头,若有所思了起来。

    冯智绅想了一会儿之后似乎是想明白了什么,暂时抛开了这件事,问道:“王爷,现在事情闹成了这样,万一摄政王查起来会不会连累王爷?”

    宇文龙启听到他略有些担忧的话,看了他一眼,勾了勾唇,“连累我?为什么会连累我?我什么事都没有做过,只是在友新来问我二老爷是怎么死的时候如实告诉了他,让他不用急在一时报仇而已。说起来我还劝过他呢,可是他不听我的话我能怎么办?我又不是赵家的长辈,管得住他。皇叔即便是查到了我身上又如何?计划是他们安排的,人也是他们安排的,就连白龙寺的匪徒也都是他们自个儿联系上,谈了交易的。所有的事都和我无关啊!”

    就算皇叔查到友新和他提过这件事,甚至是问过他意见又如何,他也只是提了一些建议而已,可是从来没有让他去报仇啊!再说了,这件事赵老爷子也是知道的,赵家剩下的两位老爷也是知道的,皇叔想找人算账的话也应该找赵家,而不是找他啊!他可是从头到尾都没有直接参与过,他只是在恰当的时候说了一些恰当的话,仅此而已。

    也只能怪友新太过无能了,有了赵老爷子的帮忙,又事事考虑到,里里外外安排妥当了,最后居然还是没有把阮伽南怎么样,反倒还把自己和赵富春给搭进去了。实在是让人失望,他原本还以为这样布置了,又出动了赵家的暗卫,就算不能杀了凤明阳至少也能把他弄个半死,阮伽南也是,起码可以重创他们两夫妻,没想到连人家的皮毛都没有伤着。

    冯智绅自然听懂了他话里的意思,愣了一下才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不禁对他由衷的佩服了起来。

    这件事确实是王爷鼓动,甚至是推波助澜的,可若是真的追究起来,王爷却没有留下什么把柄,就是动动嘴皮子功夫而已。嘴巴长在别人身上,别人要说什么难道还要顾虑旁人不成?同样的道理,脑子是赵友新的,赵友新想做什么,哪能是王爷可以控制的呢?

    没有证据也只能就这样过去了,王爷可是皇子,是亲王,就是摄政王也不能因为一己之私就对王爷动手。

    “还是王爷聪明,考虑周全。”冯智绅赞道。

    宇文龙启笑了笑,并没有把他的恭维放在心上。

    “就是可惜了这么一个好机会,以后若想再找到这样的机会就难了。”宇文龙启可惜的道。

    经过这一次的事,阮伽南和凤明阳两人肯定是已经起了警惕心,以后也会更加的小心谨慎。本来就不是容易对付的人,再这样就更难找机会了。

    冯智绅正要说话,书房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敲了敲。

    宇文龙启眉心一动,他和旁人在书房商议事情的时候不喜欢被任何人打扰,府中伺候的人也十分清楚他这个习惯,若是没有重要的事是不会过来的。现在……

    “进来。”

    “王爷,府上来了人,说是有摄政王府的消息。是否现在就让人过来禀报?”

    宇文龙启摆了摆手,下人退了出去,很快又进来了一个人,低垂着头,进来之后直接行了礼低声道:“我们收到一个最新消息,据说阮伽南是摄政王的女儿,亲女儿。是多年前和摄政王妃生的,只是后来出了意外,让阮伽南和他们失散了。摄政王去年才终于查到了燕京,查到了宁王府上,确认了阮伽南的消息之后才让宇文彧谦想办法将人哄骗回京都的。”

    宇文龙启听到这话失态的从椅子上猛的站了起来,眼里满是震惊和意外,“消息可确切?”

    说话的人思索了一下才道:“确切,是摄政王府的下人传出来的。说这些话是摄政王在前厅上当着王府众人的面亲口说出来的,应当不会有假。”

    就算摄政王真的很喜欢那个阮伽南,也不可能当着众人的面说阮伽南是他亲女儿吧?既然这么说了,那肯定就是真的了。

    冯智绅也是震惊至极,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眼里满是惊疑之色。

    阮伽南怎么就成了摄政王的亲女儿了?这、这是不是太荒谬了?一个在西唐,一个在凤歧国,八辈子打不着杆的两个人怎么会是亲父女呢?

    宇文龙启站在案桌后迟迟没有反应,眼里迅速掠过了数种情绪,有震惊有意外,然后是困惑,最后是恍然大悟,甚至是低声笑了出来。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难怪了,难怪宇文昊天会失败了……”

    “王爷……”

    “退下吧!”

    书房里很快又只剩下宇文龙启和冯智绅了。

    良久之后宇文龙启才重新坐了下来,脸上神情复杂,“皇叔啊皇叔,你果然厉害,算无遗策啊,这些事都在你的掌握之中吧,果然心狠,毒辣,连自己的儿子都能试探利用,我真是有些自愧不如了。”他感叹道。

    冯智绅拧起了眉头,“王爷,你的意思是摄政王其实早就知道了这些事,但是却什么都没有说,还顺势利用这次的事做了文章?可是为什么要这样做,不管是宇文昊天还是宇文枭珩可都是摄政王的亲儿子啊!莫不是摄政王早早就选定了继承人,是冯侧妃的儿子?”

    不然的话要如何说得通?这么一搞可就等于是没有了两个儿子!还是说摄政王因为娶了王妃,想要让王妃生下嫡子继承王爷之位,所以要除掉庶出的,而庶出中就宇文昊天和宇文枭珩两人蹦跶得罪厉害,真要除掉的话也是这两人首先遭殃。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冯家和冯侧妃的关系就要重新考虑了。

    宇文龙启扯了扯嘴角,“谁知道呢。皇叔的心思从来就没有人能看破。”

    如果是他想的那样,皇叔是故意利用这件事除掉庶出的儿子,那是不是说他们做的所有事情皇叔其实都一清二楚,这岂不是说他们一直都是出于皇叔的监视之下吗?

    想到这,他不禁眸色一冷。觉得有些事真的不能再等了,不只是他,恐怕就连是父皇也迫不及待的想要除掉皇叔。

    皇叔的存在真的是妨碍太多人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