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楼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学霸的科幻世界 > 第一百六十一章 怀尔斯的遗憾

第一百六十一章 怀尔斯的遗憾

推荐阅读: 乱伦小子的房中术与十五个美人性奴公司之淫荡调教家庭幻想淫肉医院【新婚娇妻的地狱沉沦】淫荡集团(我和后妈母女)强奸幼幼小萝莉美妙人妻系列强奸了五个绝色美人我的好儿媳(极品好儿媳)

    德利涅首先将论文从头到尾大概浏览了一遍,随后,他抬起头,对莫尔斯·艾迪道:“艾迪,你先出去吧,我慢慢看!”

    “哦,好!”

    艾迪楞了一下,转身退出德利涅的办公室,悄悄关上了门。

    德利涅沉下心,开始将论文重新打开,从第一页开始研究起来。

    很快,德利涅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1637年,法国数学家费马提出费马猜想,即当整数n >2时,关于x, y, z的方程 x^n + y^n = z^n 没有正整数解。

    自此之后,费马猜想便成了全球数学家心中的最高峰之一。

    从十七世纪费马在笔记中给出了n=4时的定理证明,到1985年,美国数学家罗瑟用大型计算机证明了n<41000000时费马猜想成立。

    国际数学界一直在如何将n推广到无穷大上打转。

    直到1986年,德国数学家格哈德·弗雷提出如果证明了谷山-志村猜想,就间接证明了费马猜想。

    数学家们才意识到,费马猜想可以将其转化为椭圆曲线方程形式进行研究。

    最近七年,包括德利涅的同事安德鲁·怀尔斯在内,一直试图从谷山-志村猜想,去证明费马猜想。

    德利涅甚至隐约听怀尔斯提起过,对方在这条路上,已经取得了不小的进展。

    但这篇论文完全不一样。

    这篇论文的作者,提出了一种全新的理论框架,去解决费马猜想。

    在这一理论框架内,德利涅甚至隐约看到了自己导师格罗滕迪克曾经提出的远阿贝尔几何的影子。

    但这一理论却又没有远阿贝尔几何那么抽象与复杂,其逻辑体系,非常简洁有力。

    “有意思!”

    德利涅喃喃自语,继续看了下去。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一小时……

    两小时……

    三小时……

    ……

    也不知过了多久,等德利涅把这三十多页的论文全部翻看完毕,已经到了下午两点多。

    但德利涅并没有多少疲惫的感觉,与之相反,高强度的思考,依旧让他的大脑神经保持高度兴奋状态。

    这是一种久违的感觉。

    德利涅在这篇论文中,仿佛触摸到了数学知识的边界。

    那种整个大脑浸润在真理中的舒爽感,德利涅也就是当年证明韦伊猜想的时候才体验过。

    这篇论文所展现的简洁思路以及如坚冰般冷峻的逻辑,是德利涅从未见到过的。

    特别是论文中提出的全新理论框架,让他隐隐看到了新数学的影子。

    这是真正的大师之作!

    “真是没想到,时隔三百五十年,费马猜想竟然被一位来自中国的数学家解决了!”

    德利涅喃喃自语道。

    目前在国际数学界,最知名的中国数学家无疑是陈景润,他在1973年发表的《大偶数表为一个素数及一个不超过二个素数的乘积之和》论文,是大筛法理论的光辉巅峰。

    但庞学林关于费马猜想的证明,比陈景润的成果要重要得多。

    即使放在整个二十世纪,费马猜想的证明也是数学界最重要的成就之一。

    德利涅杵着下巴沉吟了片刻,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拨了出去。

    很快,电话被人接起。

    德利涅道:“怀尔斯,在家不?”

    “在的,怎么了?”

    “老伙计,给我准备点吃的,我现在过去找你,另外,有件事我提前通知你一下,费马猜想,有可能被人证明了!”

    “什么?!”

    电话那头,传来怀尔斯失态的声音。

    德利涅摇了摇头,对于怀尔斯的失态可以理解。

    这些年安德鲁·怀尔斯一直致力于费马猜想的研究。

    到现在虽然还没有成功,但已经接近了终点。

    这个时候突然有人宣称证明了费马猜想,无疑代表着怀尔斯过去七年的研究彻底白费了。

    不过在学术界,这种事并不罕见。

    数学相对还好一些,其他学科领域,不同研究小组之间的竞争,要激烈得多。

    ……

    二十分钟后,德利涅准时出现在安德鲁·怀尔斯的家中。

    “皮埃尔,到底怎么回事,谁证明了费马猜想?”

    刚一见面,怀尔斯便迫不及待道。

    德利涅将论文递给怀尔斯道:“你先看论文,家里有吃的吗?”

    “有披萨,艾米正在厨房做呢!”

    “行,那我先吃东西,你先看吧!”

    二十分钟后,吃饱喝足的德利涅走进了安德鲁·怀尔斯的阁楼。

    怀尔斯正在快速翻阅庞学林的论文。

    德利涅也不着急,耐心地在一旁等待着。

    一直到下午五点,怀尔斯才将论文合上,抬起头,仿佛有些遗憾,又仿佛松了口气道:“皮埃尔,我输了!不过能看到这样一篇精彩绝伦的论文,也算是输得心服口服了!”

    事实上,经过了七年的研究,怀尔斯隐隐感觉到自己已经触摸到了证明费马猜想的边缘。

    但庞学林的这篇论文,给了他当头一棒。

    相比于他的证明方法,这篇论文简洁地不可思议。

    可是其逻辑体系,又异常严谨。

    特别是这篇论文中隐约体现出的全新框架,让怀尔斯自己也不由得为之叹服。

    “对了,这篇论文作者是谁?”

    怀尔斯道。

    德利涅摇了摇头道:“我也不认识,叫学林·庞,一个陌生的中国数学家,不过我想过不了多久,这位中国数学家的大名,将响彻整个世界。”

    怀尔斯点点头道:“这篇论文的审稿人你现在确定了吗?”

    德利涅道:“你算一个,我自己算一个,另外我还打算找彼得·萨奈克、尼克·凯茨还有剑桥的约翰·科茨、理查德·泰勒做审稿人,如果都觉得没问题的话,直接上下月的《数学年刊》……”

    怀尔斯点头道:“可以。”

    彼得·萨奈克就不用说了,同样是来自普林斯顿的顶级数学家,尼克·凯茨、约翰·科茨、理查德·泰勒同样都是数论领域大名鼎鼎的人物。

    如果能取得这些人的认可,这篇论文篇论文基本上就没什么问题了。

    德利涅道:“另外,我还准备发一份邀请函,邀请庞来我们普林斯顿做一次报告,毕竟这么重要的成果,单单一篇论文肯定不够的,而且这篇论文中所使用的全新理论框架,我感觉还有很多东西可以挖掘。”</br>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